ThinkstockPhotos-854613344.jpg

為了能讓自己的國家在21世紀保持繁榮發展,亞洲、非洲和歐洲等地的70多個發達國家和新興經濟體國家計劃投資約6萬億美元進行基礎設施建設。這些國家不再熱衷于20世紀的高碳排放基礎設施,而是越來越多地通過本國的氣候計劃表明自己對于現代化的、適應氣候變化的可持續基礎設施方案的青睞。

如何填補這個基礎設施缺口將成為本世紀經濟與商業領域最重要的機遇之一。那么誰能抓住這個機遇呢?

中國政府就是其中之一。中國政府已經明確表示,希望中方金融機構和企業能夠發揮帶頭作用。2017年5月,中國政府允諾將提供1130億美元的“專項”政府基金,鼓勵銀行和企業對“一帶一路”(Belt and Road Initiative,簡稱BRI)沿線非洲、亞洲和歐洲國家進行投資。

中國可以在滿足全球綠色基礎設施建設方面發揮重要作用,但是前提是要保證其資金投入與“一帶一路”國家低碳投資需求相一致。

緊抓綠色環保機遇

要了解中國面對的投資機遇規模,我們有必要先了解一些數字。世界資源研究所近日與波士頓大學全球發展政策中心的同事合作研究了“一帶一路”沿線各國的國家氣候規劃,也就是提交《巴黎氣候協定》(Paris Agreement)的有關氣候變化的國家自主貢獻預案(Nationally Determined Contributions,簡稱NDCs)。在所有這些預案文件中,我們主要關注31個提供了量化目標和財務預算的國家預案。

我們的研究團隊從中發現了巨大的機遇。僅這31個國家完成可再生能源承諾就需要4700億美元投資,其中近半數投資將用于支持太陽能光伏(solar photovoltaic,簡稱PV)項目,40%將用于風能和水力發電項目。

屏幕快照 2018-12-17 下午2.06.03.png

數據來源:WRI

我們預估計大部分融資都將以債務的形式出現,為銀行帶來大量機遇,比如滿足太陽能光伏發電承諾就需要1900億美元的債務融資。此外,股權投資的空間也很大,實現太陽能和風能的建設目標大約需要1000億美元的股權投資。

由于國家自主貢獻預案(NDCs)常常缺乏細節信息,因此,要對“一帶一路”地區交通運輸領域的潛在投資進行量化更是困難。但是,即便如此,從相關國家的承諾來看,投資機遇也是非常大的。目前,已經有24個“一帶一路”國家將交通基礎設施建設納入了國家自主貢獻預案中,其中包括地鐵、公交線路、鐵路(高鐵和傳統鐵路)和新建道路等減少交通擁堵的措施。國際金融公司利用另外一種方法論進行的研究顯示,從2016年到2030年,17個“一帶一路”沿線國家交通領域的私營、低碳化投資機遇就高達2.4萬億美元

能源與交通領域的發展已經明確說明:各國在《巴黎氣候協定》中的承諾為低碳基礎設施領域帶來了巨大的投資機會。

環保投資魅力不敵傳統能源

中方在填補低碳基礎設施投資資金缺口方面或許能夠發揮重要作用。中國政府發布的幾份重要文件和政策都明確表示,希望“一帶一路”投資能夠具有環境可持續性

然而我們發現,中方目前的投資走向與這一愿景并不完全一致。如果要真正為“綠色一帶一路”做出貢獻,中國的銀行和股權基金就必須更加適應,并且更加熟悉海外低碳解決方案投資。只有與相關投資項目所在的“一帶一路”國家合作,中國的資金才能更好地服務可持續發展模式。

以下這些數據就非常具有指導意義。從2014年到2017年,6家中國銀行(包括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中國進出口銀行和“四大”國有銀行)參與“一帶一路”地區能源與交通領域聯合貸款高達1430億美元,其中約有四分之三的資金都流向了石油、天然氣和石化行業。而發電行業獲得的貸款中,化石燃料電廠占到了半數以上,其中燃煤電廠獲得的貸款高達100億美元。

同一時期,中國國家開發銀行(CDB)和中國進出口銀行還向“一帶一路”國家的能源領域提供了450億美元的直接貸款,其中有超過40%流向了石油、天然氣和石化項目。而在發電行業獲得貸款中,燃煤電廠獲得的資金最多,大約占到了五分之一。

我們的研究還調查了中國企業的投資。在發電與輸電領域,中國企業主要選擇投資新建電廠,而不是收購現有電廠。可以說,中國國有企業在化石燃料發電行業投入了巨資;2014年到2017年間對該行業的投資基本上都是化石燃料發電項目。

有意思的是,中國私營企業的表現則完全不同。在這4年中,中國私營企業在太陽能光伏和風電領域投下重金,投資額分別達到70億美元和55億美元。然而就投資規模而言,私營企業顯然無法與實力雄厚的國有企業相提并論。

中國會抓住這次機會嗎?

雖然中國對“一帶一路”國家傳統能源的投資比例高于新能源領域,但中國的金融機構仍然可以通過幾種方式來扭轉這一局面。

首先,中國政府應該要求獲得政府專項基金的實體在制定投資策略時將國家自主貢獻預案納入考量。世界銀行亞洲開發銀行等多邊開發銀行就已經為我們做出了表率。此外,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也表示,支持投資決策與成員國國家能源規劃(包括國家自主貢獻預案)保持一致。

其次,在分配專項資金時,中國政府還應該要求相關金融機構充分利用自己的比較優勢,設計專門解決“一帶一路”地區特定綠色融資障礙的工具或基金。比如,在為綠色環保企業提供早期風投資金方面,由中國外匯儲備資助的私募股權基金“絲路基金”可能更有優勢。

最后,“一帶一路”規劃沿線各國政府也應發揮作用。“一帶一路”各國當局應當充分提升國家自主貢獻預案的信息顆粒度和量化信息,這樣投資者才能了解政府政策的未來走向和國家基礎設施的優先發展領域。從更廣泛的角度來看,各國當局應該將國家自主貢獻預案納入該國與所有國際合作伙伴的經濟援助與投資對話中。這樣才能給銀行和其他投資者——比如中方或他國投資者——傳遞一個明確的信號,那就是這些國家在綠色科技和項目方面具有重大投資機遇。

中方金融機構有能力為這個歷史上最大規模的具有氣候適應性的可持續基礎設施發展提供資金支持。唯一的問題就是他們是否能夠抓住這次機會。


本文原載于世界資源研究所


翻譯:Estel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