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3年的能多潔事件對整個英國集約化的農業生產方式產生深遠影響 圖片來源:CGPGrey/Flickr)

如今我們認為保護環境天經地義,但情況并非向來如此。說到英國環保意識的產生,不能不提1963年的能多潔事件。當時,肯特郡斯馬爾登村的一些牲畜生病死亡,附近能多潔公司的一家殺蟲劑工廠被列為懷疑對象。這引發了英國現代歷史上最早的環境丑聞之一,環境保護運動也由此起步。

人們最終發現坐落在農田中的大型工廠制造的是有毒化學品,其泄漏的氟乙酰胺導致了英國第一次有記錄的大規模牲畜中毒事件。這一事件本來也可能悄無聲息地過去,只是成為歷史的一個注腳,但斯馬爾登泄漏迅速引起國內外關注,并對之后整個英國集約化的農業生產方式產生深遠影響

這一事件之所以造成巨大反響,部分原因在于當時恰逢美國作家蕾切爾·卡遜的《 寂靜的春天》在英國首次出版。這本書引發了關于環境運動的首次爭論,成為大西洋兩岸現代環保主義誕生的重要催化劑。

英格蘭的寂靜春天

https://cdn.theconversation.com/files/157492/width237/image-20170220-15927-10y43tf.jpg

當地獸醫道格拉斯·古德致力于英國牲畜工業氟化物中毒案例研究,并曾經在南非與一位頂尖專家共事,因而對氟化物中毒有獨到的認識。受到卡遜的啟發,古德并未將斯馬爾登事件視為一個單純的地方上的工業廢料泄漏事故,而是把它看作有毒殺蟲劑在環境中無處不在的鐵證。他將這一見解寫成文章發給媒體。古德對自己所受的啟發并不避諱,在文章的一開頭就說:“卡遜在《寂靜的春天》中所描述的,在有著英格蘭花園之稱的肯特郡成為現實。”

斯馬爾登事件很快被媒體塑造成受卡遜啟發的關于集約化工業式農業危險的批判 。和卡遜一樣,古德也是一位訓練有素的科學家。他也和卡遜一樣對技術官僚(即科技專家主宰政府管理)滿懷憂慮。隨著斯馬爾登事件的發酵,政府對工業發展的推動帶來的風險和威脅也凸顯出來,獸醫、政府系科學家、地方政府、媒體和商業利益之間關系日趨緊張。

化學戰在農田繼續

盡管
無機毒物作為殺蟲劑的歷史可以追溯到遙遠的古代,但人類大規模使用有機殺蟲劑還是二十世紀的事,氟乙酰胺就是一種源自的化學武器研究的有毒有機殺蟲劑。

兩次世界大戰使得化學工業獲得巨大發展,氟乙酰胺就是一種在致命化學武器研究過程中產生的殺蟲劑。戰后,它被允許用來對付嚙齒類動物和昆蟲。實際上,在和平時期,創造出化學武器的科學、技術、體制和話語往往被挪用于對付農業害蟲。但到斯馬爾登事件在六十年代初發生時,人們終于對農藥與化學武器的淵源以及軍工產業的惡劣環境影響幡然醒悟。

另一個氟乙酰胺中毒案例1963年9月發生在威爾士的梅瑟蒂德菲爾,共有75到100只貓和狗因食用被污染的寵物食品喪命。從偏僻的農場到人們的家中,恐懼一點點逼近。當用來檢測環境破壞程度的牛、狗和豚鼠紛紛死掉時,這個恐懼更加強烈

政府一直不愿意向公眾披露氟乙酰胺中毒的詳細證據,一方面宣稱其為一次偶發的工業事故,另一方面對這些化學品作為殺蟲劑廣泛使用的事實避而不談。但更多的牲畜死亡以及一起疑似的人身中毒事件迫使政府不得不采取措施,于1964年2月7日頒布禁令,禁止將氟乙酰氨作為殺蟲劑使用。政府宣布將位于斯馬爾登的農藥廠所在地1800噸被污染的土壤清除并傾倒入海。即便如此,英國農業、漁業及食品部(2001年改為環境、食品和農村事務部)仍然禁止農民使用工廠附近的土地,直到1965年3月政府科學家再也檢驗不到氟乙酰胺的痕跡。

揮之不去的記憶

和殘留性農藥相似,斯馬爾登事件作為一個關于科學、政府和農業工業化的警示故事,也在人們的記憶中揮之不去。1985年這份記憶在斯馬爾登重新出現,肯特郡出現了第一例牛海綿狀腦病 (BSE,瘋牛病),隨后出現了更多病例。十二年后,斯馬爾登地區又發生了一連串被認定的新變異型克雅病 (vCJD),這令人們懷疑過多接觸殺蟲劑可引發人類感染的瘋牛病。據媒體報道,斯馬爾登居民懷疑是政府控制的試驗失敗及其掩飾行為導致了瘋牛病。盡管隨后出現的證據顯示變異型克雅病與牛飼料中添加感染牛只的肉、骨和腦組織有關,這些爭議還是將科學家間的論爭曝露于公眾視野,并引發了公眾科學觀念的巨大變化。

斯馬爾登事件影響深遠,它觸發了對公共健康和動物福利的關切,對保護鄉村的強烈愿望,以及土壤協會(成立于1946年)等團體推廣的順其自然的生態方式,從而推動了英國現代環保主義的產生。這一事件也展示出我們如今所說的環保主義與科學專業知識之間的沖突和張力,讓人們看見現代社會仰賴的技術可以對生命和地球造成什么樣的威脅。此后,更加激進的環境保護運動將科學屆的內部矛盾公之于眾,也削弱了人們對于傳統專業和權威人士的信任。

英文原文首發于The Conversation網站


翻譯:奇芳